這是大寶成長過程中的第一次挫折,也是我和小楠養兒的第一道難關。
此時此刻,大寶正帶著微笑睡著,我的心情也漸漸緩和。過去幾天,我發現愛哭的自己,面對大寶的不適卻顯得異常的鎮定;我知道,我必須非常堅強冷靜的care他,雖然我是如此感到擔憂。因為喉嚨不適,大寶剛開始只比較願意吸母奶,讓我切切身身的感受到自己是多麼的被需要,也是大寶如此重要的依賴,再也沒有其他時候,身為"母親"的自覺是如此深刻。

昨天下午,小楠幫大寶點藥時心疼的哭了,當時我非常難過,但我沒有流下一滴眼淚。一直以來,我們的角色就是如此互補;過去的我因為學業或工作而感到挫敗時,我曾經對於他太過理智的分析口吻而感到不被重視,事實上,那其實是一種鎮定的力量;相對的,當小楠在生活中有著任何脆弱情緒的當下,我又何嘗不是特別嚴肅冷靜?我的義正言辭更是不輸給他。

我相信,我們都非常需要對方"沉著"的那一部分。

然而,我其實最想說的話是:"對不起,我沒把大寶照顧好!今天早上,大寶的進食狀況已經進步很多,你不要再擔心了,相信再過三兩天,我們又可以看到最棒的兒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ophia 的頭像
mysophia

寫。我們的生活

my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