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大戰慘敗,洋基隊戰績不佳,而我的小洋基最近也生病了。
結束快樂的母親節假期北上後,大寶這幾天的食慾漸漸減退,由於大寶的精神與活動力沒有太大的改變,於是朝著是否是厭奶期來臨的想法考量著,心裡沒有太多的擔心,反而開始閱讀滿四個月後副食品製作的書籍及網路相關資料,開心準備大寶將要面臨的飲食新階段。

到了上週四,進食情況更差了,奶量明顯下降,當天雖然仍精神奕奕的參與作膽收涎的活動,但是我的心中已隱隱感到不對勁。當天晚上睡覺時,大寶始終處於淺眠的狀態,翻來覆去十分不安穩,到了週五白天,大寶除了不太想喝奶之外,其他的狀態依舊沒有太大的不同。隔天週末,準備出門與好友小聚並參加慈善音樂會的我,卻因為大寶清晨時分微溫的體溫而感到不安,老實說,心裡真的很掙扎,一方面期盼著體溫只是炎熱環境與水分攝取不夠的暫時狀態,二方面對於大寶連日來的"飲食異常表現"陷入無法自圓其說的矛盾,眼看著盼望許久的聚會在即,苦惱與擔心充斥著我的心。

不安的出門,聚會不能開心暢談,音樂會無法放鬆參與;我想我更應該選擇留下來守護大寶。

幾番思量,決定放棄今天的私人活動。大寶的體溫始終不很穩定,但也還不到所謂的發燒狀態,只是除了還是不太吃之外,大寶一直有莫名的驚嚇反應出現。相信民俗療法的我,決定下午先帶大寶到老街的婆婆那兒收驚。在收驚處,大寶的情緒異常穩定開心,等待其他收驚客的同時,大寶還能讓我逗玩著開心的笑,收驚儀式操作時,大寶也是乖乖的,婆婆問我前兩天是否動到床,我心裡一驚,確實在作膽當晚掀開睡床放進石頭(根據民間說法,要把作膽的石頭放在小孩的睡床下),看起來這個舉動犯到胎神了(小孩子出生四個月內都還有胎神在),回想起來,當晚大寶確實就睡得極不安穩。返家後,依照指示沐浴`灑符水`貼符咒,希望大寶的情緒能夠漸漸安穩。

週末傍晚,對於大寶始終不穩定的體溫及厭食的在意,我還是決定帶大寶去看醫生。

和值班中的小楠聯絡後,外公外婆立即陪同驅車前往新竹國泰看病。週末的晚上只有掛急診,在檢傷區測量的體溫雖依然不算"發燒",但是只要接觸大寶,一定可以感受到一股不尋常的體熱。和小兒科謝主任電話聯絡過後,我們直接帶大寶到小兒科病房檢查,謝主任也覺得大寶有"發燒的觸感",問診時,告知醫師大寶並沒有顯著的感冒症狀,於是檢查喉嚨,這檢查讓我的心都揪了起來,放進壓舌板所看到的喉嚨有著一小片的潰瘍,這也正式說明了大寶數日來的"厭食"表現了,擔心腸病毒的可能,陸續檢查耳朵及手腳,還好沒有其他可怕的發現,主任說由此情況判斷,大寶的不舒服應該已經潛伏好幾天了,最大的可能是被傳染的。可憐的大寶被不舒服的檢查折騰的淚漣漣,我其實很想哭,但是我知道當時不是該有這樣表現的時刻,我必須認真而理智的繼續了解接下來要做的事。謝主任一一解釋著回去照顧的注意事項,並且解釋服藥相關事宜,我和小楠懷著心疼又擔心的心情,仔細核對主任交代的一切.......

當天回家後,大寶的驚嚇態度還是斷續出現,但是到週日白天已經改善許多。而大寶的症狀除了週日清晨一次高溫作了溫水拭浴,其後的體溫至今也漸漸恢復穩定的狀態。至於喉嚨的潰瘍除了口服藥之外,還得繼續依時間"壓著大寶"在患處塗藥,精神上,大寶的笑容也看到了些,只不過應該是害怕吞嚥吧,飲食量還沒恢復如前,倒是每每思睡時,殘餘的母奶成了大寶唯一不太拒絕的食物,這時就會希望母奶旺一點;有時只能趁他母奶吸的起勁時,趕緊偷偷移開塞進奶瓶,至於能不能一直吸下去,就得看他有沒有發現了........

大概是身心都感到勞累吧,此刻大寶正沉沉的睡著回籠覺,希望洋基隊低迷的戰績能有起色的同時,我的小洋基也要快快回到愛吃愛玩的樣子!
(PS:看到本文的大寶的姑姑和叔叔,請勿驚動長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ophia 的頭像
mysophia

寫。我們的生活

my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