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很多媽媽跟我一樣,總在日常片刻反省自己的育兒態度。
最近的我很『多心』。

孩子大一點,表情動作多一點,常會出現令人發噱的模樣惹人『開心』。對大寶說好可愛,他就會擠眉弄眼裝可愛;看我隨手拿起夾子固定墜落的瀏海時,會要求我也幫他夾頭髮,然後跑到房間自戀地端詳鏡中的自己。我承認這仿若小女孩才有的舉動,應該是我造成的。因為覺得額前頭髮淨空後的大寶,真像一個甜美的小女孩,可愛的稱讚過多,等於正向了行為結果,讓孩子總是樂在其中。

『煩心』也是有。食慾好的孩子,對於媽媽準備的三餐通常不太拒絕。不過前陣子開始,他竟然開始"含飯"。一口食物吃的不甘不脆,讓我很心煩,好好的一碗熱食就這樣隨時間降了溫度、降了美味。吃飯成了"難搞"的事,火氣自然上升,總得讓我擺出不理人的表情,才會乖乖吃下一口。

然而,媽媽所有不耐的態度在這兩天急轉直下,經過幾次的情緒碰撞,卻因為某個半天的莫名發燒,讓我徹底放下。時間回到幾天前的晚餐,兩人正吃著外賣的炒麵,就在孩子拖拖拉拉進食的戲碼再度上演的同時;說時遲那時快,手上的炒麵突然被打翻。雖然這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也沒打破任何杯碗,但對於已經累積了相當情緒的我,自然覺得很難受。望著散落地毯的炒麵(而且多少帶油.....),大寶腳背上的油膩,忍不住化身史前恐龍而發出怒吼;同時讓孩子罰站在小椅子上不准移動(不願他滿腳油膩擴大災情)。

大寶很怕突如其來、具有威脅的聲音,站在椅子上開始大哭。我忙著收拾殘局,毫不理睬他的任何求饒表情,於是,他更加惶恐傷心。等我處理好一地狼狽,才抱起他到浴室更衣洗腳,我知道他怕極了當時的我,從表情及哭聲.....。一切回歸平靜後,兩人轉換情緒繼續晚餐。我現在也已經忘了,後來的他到底有沒有好好吃麵。隔天午後,就在我即將出門到學校之前,突然覺得他的體溫有異。事實上,稍早的午餐也吃的不順利,但因為前一天已經生了大氣,我多少有點心疼,所以沒有太多責難。依照處理程序,先幫他洗了個溫水澡後哄他睡覺,把情況告訴外婆後就出門了。車子一下高速公路,就接到外公打來的電話,孩子的體溫還是高著...

本來希望外公外婆直接帶他到診所,但最後還是僅僅交代補充水份、持續觀察,等我下課回家再說。晚上九點一進門,摸摸孩子的身體知道體溫仍高,決定還是帶到附近診所了解,至少先退了燒讓孩子夜眠好過些。睡前,偷偷在牛奶裡加了一帖藥,這一晚到隔日清晨平安順利,燒也退了。雖然前一晚診所醫師說他的喉嚨微紅微腫,不過孩子隔天就脫胎換骨、生龍活虎了。是真的生病嗎?或許是;但外婆卻沒排除孩子的發燒與受到"驚嚇"的相關性,畢竟這疑似感冒的劇情演變太快,只隔一晚就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於是說我是迷信也好、是心虛後的反省也罷,那晚打翻麵的反應終究太過,對於孩子沒有好好吃飯這件事,應該可以有更多討論、改善的空間,而不是只有魯莽的情緒發洩而已。

另外一件事,也在過去一個月曾讓我有小小的『耽心』。現在呢?只是把『耽心』轉變成『耐心』,順其自然看待。大寶的語言發展比同齡孩子慢,如果依發展測驗評估,大寶大概只有一歲多的語言能力,現有的詞彙極少,甚至也不愛仿說。雖然我知道,孩子的語言學習快慢原本就有差異;甚至常聽人說男孩的語言發展比較緩慢,但遇事一向沉著如我,依然想聽聽專業的建議,至少讓我能夠提供孩子及時的協助。經過資料蒐集、傾聽建議之後,安排了時間帶孩子到醫院接受評估。

過去一個月,大寶經過了耳鼻喉科及兒童復健科的門診,也接受物理、職能、語言等發展評估,雖然還有一項心理評估未做(醫學中心許多檢查總是需要等待)。初步的結果,如同大多數身邊親友對此事的反應:應該一切都好,只是說話慢一點。在這個過程中,語言治療師提供了一些教說的技巧,以及如何啟發孩子說話動機等專業建議。雖然整體評估的完成仍要等到下個月,但大人與孩子的耐心努力更是不可缺。

等著肚子變大、等著孩子出生、等著孩子長大、等著孩子說話、等著孩子吞下一口飯,這些等待都需要愛的力量支持;而我怎麼能不更有勇氣、更努力呢?
【在親子瑜珈課進行中,老師的側拍】
 

全站熱搜

my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