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開旁邊的百葉窗,遠遠看見陽光露臉,跑道上一班一班上體育課的年輕份子,陽光就這樣子照著她們,看起來好舒服。
偶而,走到旁邊小房間的影印機拿PC印出的資料,都忍不住站著看向窗外,一顆心彷彿禁錮已久般的渴望出走,就算只是坐在體育場邊的階梯曬太陽,都好,管它什麼UVB或UVA曬到臉上長斑,都值得換來這樣的溫暖時光。雖然,我的年紀已不再如跑道上的年輕學生,可是我始終沒讓自己的心隨歲月衰老,總是有許多新鮮念頭與想法在我腦海中盤旋。

今天和吳小如又談了許多始終無解(至少目前是這樣的)的人生理想與願景,這陣子也一再的讓我煩惱並思索著;而午後與安小奇的對話中,對於生涯歸屬與安排,我們都有著無奈與矛盾的心情。我想不管如何,可以"滿足"就是快樂吧,不管眼前有多少難以抉擇的困境,只要我們欣然知足於手中擁有的,一切都將變的容易,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ophia 的頭像
mysophia

寫。我們的生活

my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