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產期一月二十日的我,選擇在十八日下午進產房催生。考慮的是預產期接近了,我的肚子卻沒太大動靜;十七日產檢時小孩已估計將近有3600公克,大寶的爸爸於是決定讓我催生。
產房對我來說不算是一個太陌生的環境,除了過去曾經支援產房的工作外;教學過程中,也曾帶著學生參與產程護理,自律的我則在此時勉勵自己能夠有個美好的生產經驗。十八日星期五也剛好是寒假的開始,在小學教書的小姑正好有時間陪我待產,也即將為我拍攝生產經過留做紀念。

催生藥物大約從下午四點開始注入。點滴打了兩次才完成,我只想說真的很痛;只有當自己成為病人時,才能更加深刻體會身為病人的感受,我很慶幸,自己過去對待病人總是很有耐心,這是我當下由衷的驕傲。藥物劑量從最低量開始漸漸往上調升,子宮收縮反應不錯,而我的肚子雖感覺酸疼,但一切都在可忍受的範圍內。漫長的晚間時刻,我的子宮頸口才從半指的成績進步到一指(五指全開才可用力,用力至可從陰道口看見寶寶頭髮的面積至少約10元硬幣大小,方才上產台生產),心裡想著看來應該要到半夜或天亮才可能生出大寶吧!所幸最干擾的疼痛狀態一直在可忍受的閾值內,加上有小姑陪我講講話,多多少少也可以轉移注意力。先前在她未到醫院之前,我則是聽著錄製好的觀世音普門品及大悲咒等佛經的MP3,平心靜氣祈禱。

午夜十二點已過,依然沒有太大動靜。由於寶寶的心跳變異性稍差,護理人員為我裝了氧氣鼻導管,增加我體內氧氣濃度,幫助寶寶獲得更充分的能量。乾燥的氧氣從鼻孔灌入,不太舒服。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進展如前,陪產的小姑漸漸疲累,小楠除了注意我的狀況外,同時也有其他的case需要他。我不時聽到房外來往人們的聲音,有工作人員和家屬及病人的說話聲,雖然是半夜三更卻一點也不冷清。不久,我聽見一陣哀嚎,我想應該是有人即將進去生產。而我,依然持續著不變的狀態。

這時,我忽然感覺下方一陣熱流,直覺告訴我有可能破水了,我告訴小姑叫喚護理人員來檢查,沒一會兒,護士和小楠一起進來了,同時再度內診也不過是一指半的狀態,但確定是破水了,破水有助產程進展,這應該是好消息,然而我卻從破水的那一刻開始有疼痛加劇的感受。肚子裡的大寶也不安的動得厲害,應該是準備有更進一步的下降吧!我開始執行呼吸法及穴道按壓,試圖減輕疼痛,果然在破水的驅力下,產程有比較顯著的進步,但同時間我的疼痛忍受力也漸漸下降,雙腿不自覺的發抖。於是,在百般的掙扎下,我還是選擇做無痛分娩(原先是希望自己不一定非作不可的);在等待麻醉科醫師的過程中,一波波排山倒海而來的疼痛,使我幾近狼狽。

很可惜,不知是我的運氣不好,還是藥物不敵酸痛感,無痛分娩並未如我所知般的減緩我的痛楚,最可能的原因是施打的位置不夠"漂亮"吧!我真的很想哭,而再此同時,為了加速子宮頸口的進展,護理人員及小楠一直試圖以手技dilate子宮頸口,在推波助瀾之下,我漸漸邁向五指全開的狀態。接著就是把握每次疼痛的驅力加以閉氣用力,以協助大寶的頭在陰道內能夠更加下降。這動作的執行加上毫無減輕的劇烈產痛,使我的狼狽狀態更上層樓;但我深知,我沒有退縮的選擇,只有用盡力氣把握住每一次的子宮收縮向下用力,我才能夠更接近大寶出生的一刻。

不幸地,我用力了許久,胎頭下降的情況並不理想,在小楠和資深護理人員的共識中,我得知一個糟糕的狀況,大寶的胎頭呈現OP位。 簡單說,胎頭在陰道中應該轉為低頭的狀態,這是最小徑,有助分娩。而大寶選擇抬頭狀態,加上是個大寶寶,對我來說,這些條件阻礙了產程進展,順利生下的機率正逐漸下降中。
(以下為網路提供的資料)-----
一、難產
指在待產過程中,因為產婦的子宮收縮機能不健全、骨盆肌肉彈性不夠,及胎兒胎位不正、胎兒太大、胎頭骨盆不對稱等狀況,產婦在進行陰道生產的過程,無法順利將胎兒娩出。

發生原因及症狀
1. 母體因素:a.產婦的子宮收縮機能不健全,包括:子宮無力收縮或收縮力太強,都會導致子宮頸無法張開,造成產程遲滯的狀況,產婦發生率5%。b.產婦的體力弱,可能有骨盆肌肉彈性不佳﹔c.母親體重過重,易造成胎兒過大,都有難產的可能性。
2. 胎兒因素:a.正常的胎位是頭位的枕前位(胎兒的下巴貼著胸部),枕後位(胎兒呈仰天長嘯的狀況)及顏面位等胎位不正的狀況,都可能發生難產,發生比例2~3%。
3. 其他因素:a.骨盆腔狹窄:一般而言,胎兒在2500~3000公克左右較易生出,而媽媽骨盆太小,或大於3500公克的胎兒都不易生出,所以醫師必須依據子宮頸開的速度,進一步評估胎頭和骨盆腔的相對大小,當確定產程遲滯後,則必須施行剖腹產﹔b.肩難產:是難以預防的,一般寶寶是頭圍較身體大,所以有「頭過身就過」的說法,而肩難產時寶寶的肩膀寬度較頭部大,母親的骨盆相對較小,難產狀況因此發生。----- 

然而,我仍持續用力著,希望可以藉由外力及內診的手技,促使寶寶向前邁進。但許久的努力及痛楚還是換得了二選一的抉擇,因為冗長的產程使我已達到符合健保剖腹生產的條件,這時的我必須抉擇持續努力嘗試自然產還是開刀。即使處於渾沌不清的精神狀態,我依然必須在數分鐘內做出抉擇;於是,在寶寶安全的前提及體力消耗殆盡的考慮下,我決定開刀;工作人員便開始為我執行手術前準備,並連絡開刀房準備手術,這時已是天明時刻。

準備妥當,工作人員將我的床從九樓推向七樓的手術室,搭電梯一路顛簸到手術室,加上宮縮疼痛的持續,此時的我內心真是五味雜陳,而我人生中的第一刀即將獻給大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ophia 的頭像
mysophia

寫。我們的生活

my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