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稱健康寶寶的我,就連打點滴都沒啥經驗,這也是我一開始就不打算剖腹生產的原因之一。然而,事與願違的手術選擇,卻帶領著照顧過無數手術病患的我,首度體會刀下世界。
進入手術室,這個我也不會太陌生的環境,我知道接下來,我必須拖著陣痛的身軀移行手術台,工作人員說等我不痛的空檔再移動,對我來說,不痛的空檔極為短暫,於是,我咬牙爭取時間往我的右側平行挪上手術床。接著就是兩手外張五花大綁的固定好點滴及壓脈帶(隨時可以偵測血壓),由於寶寶已進入產道,為了手術過程可能的需要,我還必須架腳(類似內診的動作)stand by。接著,一陣陣透心涼的消毒水在我的身體來回擦拭,此時的我雖然持續陣痛,但意識猶算清晰。

最後的記憶應該是停留在我不停的向麻醉醫師陳述自己的下半身感覺仍在,因為深怕那第一刀劃下時,我將有被宰殺的痛楚出現,然後,我相信醫師給了我類似鎮靜的藥物,因為接下來的我便漸漸陷入五里霧中,毫無知覺。不知經過許久,身體的感覺被寶寶嚎啕的哭聲喚醒;此時,無法動彈的我思想逐漸清晰,"大寶生出來了"我的心裡出現這樣的意識;接著身體的再次感受,是耳邊隱約傳來叫喚我看寶寶一眼的聲音,然後我模糊的眼前出現一張寶寶的臉,貼心的護士將大寶的初吻獻給我虛弱的嘴唇後,便抱離我的身邊。然後,我又陷入渾然不知的手術中。

一月十九日星期六,對於恢復室的工作人員來說,此刻應該是個愉快的週末早晨。躺在恢復室的我,聽覺再度被喚起,聽見的是工作人員話家常的笑鬧聲。"一切都結束了",我知道我已經結束這場手術,正等待著下半身知覺的回復。雖然,我毫無動彈的氣力,思想卻是如此清晰,從工作人員的談話中,我知道身邊也躺著一個和我一樣的case,其他人此起彼落的早安對話,成了無法動彈的我最好的定向指引。約莫過了好一段時間,恢復室小姐叫喚我試著移動身體,以便檢查傷口及惡露量,而隱約中,我聽到了工作人員正與病房聯繫交班,也知道他們正等小楠做最後check。暫時無一人病房的我,必須先送往十一樓他科的三人病房稍候,等待中午產科病房的離院手續告一段落,再轉往九樓的一人病房。

然後,我躺著的推床被移進了電梯,顛簸推向十一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ophia 的頭像
mysophia

寫。我們的生活

my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