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選擇做了術後止痛,但是手術後的我,依然感到傷口及子宮收縮的不適,尤其是餵母乳時,催產素的強烈作用,促使帶著傷疤的子宮產生明顯的收縮,這時真是上也痛下也痛啊!
就說過,自己是一個很自主的人,所以術後的種種不舒服會讓人像是突然殘廢一般的沮喪。大部分的時間,我還是多不靠人協助,逕自執行自我照顧的工作,還包括寶寶的哺餵。不過,住院幾天下來,身裡的疲憊程度,也會讓人的心情始終於低點附近徘徊,也或者應該說是起起伏伏吧;尤其是母嬰同室的堅持,讓我和陪伴著的作息明顯混亂。但是面對大寶,總是不忍對他有所抱怨,畢竟他只是個初到人世凡事不解的嬰兒,作為媽媽的我,也只能在夜半三更時刻抱著大寶,低吟著大寶之歌,或者是抱著他打起瞌睡。

小楠爸爸也不惶多讓,有天夜裡見我因大寶的叨擾幾乎無法成眠,索性把他抱到值班室消磨了兩三個鐘頭,直到大寶飢餓之心再起,才又抱回病房中餵奶;而整個過程裡,大寶就這樣跟爸爸待在一起,完全沒有入眠。這,我一點都不驚訝,想起他在肚子裡的那段歲月,活潑的時間總是多於安靜的時刻,所以我也只得認命面對這樣的狀態,即使回到家中,依然如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ophia 的頭像
mysophia

寫。我們的生活

my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