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天,我都沒再餵母奶或擠出母奶,退奶的想法縈繞在心中,為什麼這樣呢?應該是哺乳後乳頭的刺痛與酸痛感始終無法獲得改善,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個環節有問題,還是只是純粹忍工差?
於是我穿起合身的胸罩,默默的執行退奶的手段,剛剛跟小姑說我不想餵母奶了,她建議我可以考慮擠出來餵。其實有一陣子我確實是如此做的;但是,後來發現這樣一來,大寶有時仍有乳頭混淆的情況發生,為了不讓親餵完全無法執行,我是交替執行的。然而,一整個白天下來,漲奶的難受一樣叫人痛苦不已,於是剛剛我又抱起大寶吸吮兩側乳房,頓時之間輕鬆不少。

事實上,昨天帶大寶回嘉義拜祖先時,我也體會到哺乳的好處;雖然小背包裡已經準備好配方奶及溫開水,但是最後還是在車上親餵,省去泡奶的不便與麻煩,而且餵奶後的大寶很容易入睡;不過,相對的也很容易就醒來,這也是夜眠總是如此短暫的困擾之一。

總之,純母奶已經破功;母奶加配方奶的模式我也許再繼續試試,因為現在的我處在餵也難受不餵也難受的進退兩難中。我總是奢想著,可以親自哺乳又不會有可怕的疼痛感,若能如此,我將會快樂許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ophia 的頭像
mysophia

寫。我們的生活

my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