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要落筆的同時,房間傳來大寶的哭聲,於是,我得重新陪他入睡  

是的,哄睡進行曲續集完成,因此,我能夠坐下來完成這篇網誌。每天晚上,我都要進行的儀式-哄睡,是我又怕又愛的一件事。愛的是,大寶一但入睡,我就可以做一點想做的事;怕的是,不知要經過多長的時間才能夠讓大寶順利上床。每夜,約莫十點多吧,曉得他開始有了疲態,我就會進房開小燈開始搖睡。這時的我會來回在床邊走道踱步,邊搖大寶邊唱歌;從大寶之歌唱到小蜜蜂,從哥哥爸爸真偉大唱到英文字母歌,中間還會穿插一些自己發明的不知名旋律,配上一些急中生智的歌詞,總之,一切目的就是要讓大寶睡。這樣的過程,幸運的話約莫二十到三十分鐘可以順利完成使命,反之,有時眼睜睜都過了快一個小時,他還是不閉眼。

喜歡分析究理的我,不是沒有想過,也許大寶還不想睡,何苦浪費近一個小時的時間來做這件事,結果是酸了腿渴了嘴,大寶還是不想睡,徒增一個累攤了的我。但其實事實又不盡然是這樣的。常常,大寶都是眼睛幾乎要閉上了,卻還是撐著眼皮哼著呀呀聲,有時還會鬧脾氣的扭動身體,就是不睡覺。當媽的我都是在眼看他就要睡了的情況下,繼續著哄睡進行曲,只是萬萬沒想到,真要他甘心閉上雙眼入睡,恐怕已經又是好一段光景過去,而我也都快要睡著了......

有幾次,眼睜睜看著他從眼皮重的快要垂下,不知不覺又變得精神大好,當時的我真想哭,只好悻悻然的回到客廳繼續"玩耍",大呼受騙!這樣的戲碼日復一日,成了我育兒過程最無法突破的障礙,總是苦苦思索如何讓他快速輕鬆入睡。然而時至今夜,我又一身筋疲力盡的哄了快一個小時,最後依然重回客廳坐了下來,小燈沒換成大燈,我抱著大寶輕閉雙眼,沉澱舒緩徒勞無功的無奈與些許煩躁。大寶卻出乎意外的半躺在我的身上"默默不語",還會不時抬頭看看我(我在眼縫中偷看到的),然後又靜靜的"低頭不語",也許今夜的他隱隱感受到我的洩氣吧,所以表現的特別順服,只是當時的他,看的出來真的很想睡了。端坐十分鐘後,我重新回到戰場,這次只經過十來分鍾就昏昏入眠了,放下大寶,我離開房間正想紀錄這篇文字的起頭時,他又哭了。

當然,這只是尚未深眠的小插曲,我也終於可以快速回到電腦前完成這篇網誌。我祈禱,他能夠自然入睡的那一天快點來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ophia 的頭像
mysophia

寫。我們的生活

my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