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以為已經和史博館的『田園之美』米勒畫展絕緣,沒想到託婆婆的福,得以趕在展期結束前親臨觀賞。
這時還真不免懷念起生孩子前的自由自在了。從5/31開展的米勒畫展,想看的念頭已醞釀在我心中幾十回,每次想要偷空去看,最終還是打消念頭。上次回台南時,婆婆剛好問起想要來看,於是敲定最後一周展期的星期二前往。

婆婆和小嬸帶著姪子搭乘高鐵於中午抵達台北。史博館附近的南門市場有許多好吃的,早早就上網搜尋一番,打算在賞畫前先找個好吃的地方用餐。無意間發現台北市牛肉麵節得獎的老張牛肉麵,在南昌路開了一家分店,正好就在前往史博館的路上,於是牛肉麵成了我們的用餐選擇。

在台北火車站轉搭捷運到中正紀念堂,一行人三大一小準備先行用餐。不料小姪子竟然在半路上嘔吐,大夥兒趕緊幫他整理擦拭後,以暈車為初步診斷繼續了我們的用餐行程。老張牛肉麵的牛肉果然不是蓋的,軟嫰大塊又入味,大家都覺得好吃,而另外加點的粉蒸肥腸及粉蒸排骨也頗受好評。原本以為吃飽喝足後,可以好好的安心看畫了,沒想到走到史博館旁的南海學園頓時傻眼,一條看不見盡頭的人龍橫亙在眼前,全部都是等著排隊進館的參觀人潮。於是,婆婆先持有優惠的中信卡去買票,我和小嬸、姪子則走進南海學園尋找隊伍的末端先行排隊,這一走真是不得了,隊伍穿過植物園排到了荷花池邊,雖然感到錯愕,但既然專程來了,也只好硬著頭皮跟著排隊。




看見荷花池,也勾起了我的兒時記憶。小時候,大概每個月至少一次的週末假日,爸爸會帶全家來植物園遊玩,也因此,壓箱底的相簿中就有許多相片背景來自這兒。言歸正傳,最後進到史博館的那一刻,已經是兩個半小時後的事了,也就是說,我們整整排了那麼久的隊才與米勒見到面。來自法國奧塞美術館的借展,恰巧彌補到法國時沒有安排這個行程的遺憾。上次觀賞名畫的感動經驗,來自羅浮宮達文西的『蒙娜麗莎的微笑』,當下親眼所見的震撼是無法形容的;這樣的美好感受也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而米勒『晚禱』及『拾穗』的畫意,對照現代社會的價值觀,更提醒人們知福、惜福及謙卑感恩的美德。

不過,原本賞畫的好心情,卻因為冗長的排隊及館內人山人海的擁擠而大打折扣。尤其是每幅畫旁的文字說明板,也因為字小及人潮的眾多而不易閱讀,實在很可惜。結束觀賞後,婆婆一行人便趕著五點半的高鐵返回台南了。但,今天賞畫活動末了卻發生了兩個小插曲。

一是在台北捷運站遇到一位老婦突然癲癇發作昏倒,下班人潮都被突然的狀況嚇到,沒人敢上前查看,就在婆婆向旁人呼救的同時,職業病的我一個箭步將趴臥的老婦翻起,已經抽搐一陣子的牙關緊閉,使我即使板住下巴卻無力將任何東西塞進他的嘴中,只能維持住他的呼吸道通暢,一邊喊旁人通知捷運站服務員前來協助,打開他的隨身包有許多的藥物,但找不到可以聯絡的手機。抽搐狀況緩解後,暗紅色的血開始從嘴角緩緩流出,可以預期他必定咬到舌頭了。路人提供面紙擦拭鮮血後,前來協助的站務員表示已呼叫救護車,我便將老婦交給推來輪椅的捷運站人員後離開。震驚的心情一時還無法安定,這時突然發現手背在這過程中噴到了些血,於是我緩緩的走進洗手間將血漬清理掉。事後在返家的這一路上,我最大的感覺竟是很想回醫院上班......

二是小姪子回台南後就發燒了,今早更因為上吐下瀉而住院治療,目前診斷疑似腸胃炎。看來,當天中午的嘔吐鐵定不是暈車的緣故了,也祝福小姪子能夠早日康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ophia 的頭像
mysophia

寫。我們的生活

my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