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年後第一篇記事,也希望所有的不順遂到此為止。
事情發生在上個星期天。中午時分,我正準備幫孩子洗澡(前一天晚歸加上天氣冷,所以沒洗)。等待中的孩子在床上玩耍活動時,一時重心不穩向後摔落。結果,正好碰撞到床邊的葉片式電熱器,孩子掉落聲與哭聲幾乎同時傳來。夫妻倆趕緊簡單查看一下,安撫受驚的孩子。

第一時間,並沒有立刻發現埋藏在髮內的頭皮傷口。孩子的個性真好,很快就不哭了,接著隨我進浴室洗澡。由於我還順便洗了頭,所以母子倆在浴室花了點時間。距離事發超過十幾分鐘,幫大寶進行最後步驟的洗髮(怕孩子會冷,都是洗完頭髮後隨即離開浴盆)。過去的十幾分鐘,孩子情緒平穩也沒見異樣,直到我要幫他沖掉頭髮上的泡沫時,才發現帶血的泡沫出現...

接著的景象,緊張、擔心、匆促與孩子爸的怪罪聲,接‧踵‧而‧至。原本按耐著情緒只處理事情的我,被這「怪罪」弄得很不舒服,說話聲也就越來越大.....。最後,一家人狼狽出門趕赴急診。

該說是不幸,也該說是慶幸,左後腦勺縫了三針,其餘無大礙。縫合過程,我眼見一針一線從孩子的頭皮進出,壓抑著想哭的衝動,用盡力氣固定著呈現趴睡姿的孩子。耳邊傳來大寶哭喊不絕的聲音,而我,只能理智做著協助醫師進行順利縫合的任務。

這緊繃的情緒,直到當日午夜躺臥在大寶身邊才默默宣洩.....

這是第二天睡前拍下的。孩子知道後腦勺有傷口,下意識的維持著右側臥;即便熟睡時,也直覺的小心翼翼側躺著。

從這個小意外裡,我看見孩子樂天的個性;當日縫合過程雖然令人鼻酸,但孩子忘得快,下午就開心的自己玩著,只在不經意摸觸到後腦勺的敷料時,會問我「這是什麼?」。隔兩天的星期二,母子倆人依約回到門診換藥(平時每日亦需自行換藥)。待診過程雖然感到不安;在診間內也一度抗拒醫護人員檢視,但都能在好好說明之後而坦然接受,沒有哭鬧。

傷口順利癒合的日子中,我們也去健寶園活動了一下。看到大寶開開心心的玩著,我心存感激。雖然孩子無可避免的遭遇這場意外,但能夠順利處理及恢復就是謝天謝地了。

今天是受傷後第八天,也是傷口的拆線日。

隱約的三針雖可見,但已經呈現乾燥狀態。晚上,我輕輕的幫他洗頭(過去七天都沒能洗),心裡有點激動;而紀錄的此時,眼眶依舊忍不住微微發熱,我衷心期待一切不幸遠離.....


。後記。
過去一個月,生活不是很平靜。加上大寶的小意外,總共進出急診六次;雖然人都沒有大礙,卻不禁有身心俱疲之感。細瑣過程與事件不是三言兩語可以盡訴,沉重的情緒亦非透過字裡行間能夠交代。人說過了元宵才真正結束年假,而我也祈禱接著元宵之後而來的這一整年,全家能夠獲得真正的平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ophia 的頭像
mysophia

寫。我們的生活

my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