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是個人資質潛力,還是情感與理智的生活表現,我們往往無法真正確知事件或情緒的底線,最多只以極端的喜怒哀樂告知眾人,我是如何的XXX,然而我也相信,不是所有狀況的底限都無法測量,只是,主人手中的底牌是否合適掀出?這樣的事,也盡是學問。

my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